正文部分

我们不如来理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曾经有人问我为什麽要选择心理学,其实,不是我选择了它,而是它选择了我。就如我第一件参与的事件一般,不是我去找它,而是它发生在我的面前──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具自面前坠落的尸体,那抹腥红和人体苍白的无力将在我的记忆中永存…………“当归10g、荆芥10g、防风10g、白芷10g、川芎8g、羌活8g、蔓荆子8g、制南星8g、乳香8g还有没药……还是8g……我要十份,对,我明天就要,你寄限时专递吧……嗯……好。”逞韦恩去拿资料的空档,我站在警局的走廊上打电话给我的家务助理史佩尼亚夫人,让她帮我把要给我捡的那个麻烦喝的中药材寄过来──我可没指望现在会有时间去找这里哪有卖中药的地方。“寒,反正有时间,我们不如来理一下现在的情况吧。”我才刚挂上电话,维深就走过来扑在我身上,整个人往我大衣里缩。反正两个人这样抱著很保暖,所以我就随他去了。“要从哪开始?从你的第六灵感突然想到摩纳哥来凑热闹开始?”我问──那当然是在开玩笑。“少来,就从你捡的那个男人想起吧……你在海边捡到他──在哪区?”维深提出了一个之前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对!就在码头北区的附近!……这样的话……跟发现第二具尸体的地方很近……他们会不会是被同一夥或者同一个人袭击?”如果是这样,那当时到底是怎麽样的呢……为什麽两个死者都喝了罗眠觉?……我捡到的那个……又有没有喝过?……“先把问题放一放,先整理一下过程──我们从医院出来之後,就被韦恩叫到码头去看死人,然後就知道了那根黑色钥匙藏有的问题──但还是不知道它真正的用处,还有一点就是,两名死者的钥匙都是独立的,而且握在手中,但你捡到的那个,就是用一只银盒装著放在大衣的内袋。”维深说到这就停了下来。“那句cottagecheese是他在昏迷中不断重复的……而韦恩说过那个疯掉的人不断在说什麽‘不祥的黑钥匙’还有‘白色的恶魔’……如果就那个词的意思来解,会不会‘白色的恶魔’就等於‘cottagecheese’?……如果这样的话,那又是一样什麽东西?黑钥匙跟它们又有什麽联系?……”我接著他的话继续分析。“韦恩来查的是贩毒……那个会不会就是新型的毒品?”维深直视著我的眼睛,让我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在他眼里的倒影。“那句‘cottagecheese’会不会是一句暗号?或者密码?但这三样东西的关系的确很重要……那些人可能就是因为藏在这三种东西後面的物件或者什麽而要去杀那几个人……那麽……”他对我笑了,那个笑容的意义我很了解──有戏可看了…………“皮尔深.拉罗.费迪奥,32岁,英国人,曾因持械抢劫、强奸妇女等罪名坐过8年的牢,今年年初才出狱,三个月前来到摩纳哥。家里只有一个姐姐,对方移居美国多年。这里就是我要你们帮忙看看的那个人基本资料。我已经把他带到审问室了,你们可以开始工作啦!”韦恩回来之後就领著我们到另一边在室内的过道,在一道淡蓝色的房门前停下,开始交代事情。“我会在隔壁”他指了指邻近的另一道门。“看著整个过程的。我相信……你们不会被他袭击吧?”他朝我跟维深眨了眨眼,把那叠不算薄的文件交给我之後就率先走进那间监视用的房间。“那个白痴真是……”维深白了那道已经关闭的房门一眼,也扯著我打开面前那到蓝色的门…………“你好,我是dr.dead, 香港主博一肖一码这位是dr.莱芬斯特, 内部推荐必中三尾我们是来帮助你的, 香港内部免费一波中特所以, 一句玄机解一肖你不用害怕,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走近那间小小的封闭空间,我就看到了今天的主角──皮尔深.拉罗.费迪奥。他把自己缩成一团,躲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看到我和维深靠近时的眼神充斥著不安与恐惧,在他眼里,我们似乎与怪物无异。“我可以叫你皮尔深吗?”我对他微笑,试著去接近他,以取得他对我的信任。不意外的,我看到他防备的把自己缩得更紧,眉也皱在一起,脸上满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瘀痕──那大概是那些侵犯他的人做的吧?“现在伤口还疼吗?皮尔深。”维深也凑过身来。“那些人怎麽能这样做呢……”“没……没错!他们都是群忘恩负义的家夥!他、他们怎麽可以、可以忘记……是我……是我给他们找到那份好工作……忘恩负义……忘恩负义…………”对维深的话有所反应,皮尔深的情绪开始由原先的恐惧变成了激动与怨愤,但随後,他才刚松开一些的身体,又缩在了一起。“你……你们是……是不是……一、一夥的?……”他不安的看著我跟维深。“皮尔深,相信我,我们是来帮你的。”认识到身高差和光线成为让他不安的因素,内幕资料我随即蹲下,与他在同一平面对望。“放心,我们是来帮你的,我们想把那些伤害过你的人都抓起来,所以,你会帮我们的,对不对?”听到我这麽说,他狐疑的看了看我跟维深。维深也马上蹲了下来。“皮尔深,我们身上也有那根黑色的钥匙,所以,我们不可能害你,现在,我们跟你是同一阵线的人,对吧?他们想杀我们对不对?”不著痕迹的试探著背後杀人者对黑钥匙执著的原因,维深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烟。“这样说话多难受,不如我们坐下来吸口烟,慢慢谈?”来回的看了我和维深好久,皮尔深才像是平静下来般的点点头。“黑钥匙到底是什麽?为什麽被杀的人手里都会有一根?”为已经坐在椅子上的人点著了烟,维深接著问。“我、我们都不知道那有什麽用……只知道老板让我们去找,微特亚(韦恩线人的名字)拿著一根,我以为是……结果……是假的……”“所以,你就杀了他吗?”我问。“不!不是我杀的!微、微特亚是……是被……被白色的恶魔杀死的啊──”“那是不是只要拿著黑钥匙,就会被白色恶魔杀死?”维深接口。“钥匙……钥匙是不祥……不祥的……它会、会把白色的恶魔叫来……对……恶魔…………”皮尔深的声音开始激动起来,身体也开始微微的发颤。“我……我见过他们……所以……他们也会……也会杀死……杀死我的……白色的恶魔会来杀死我的!!”我和维深交或了一个眼神,我们都知道,如果太过於急进,到最後问到的东西只会更少──“皮尔深,你饿吗?想不想吃点什麽?”我问他,暂时把他的注意力调开。“你喜欢吃奶酪吗?”我准备试一下他知不知道“cottagecheese”的意思。点点头,皮尔深一脸不明所以的望向我。“你喜欢吃‘cottagecheese’吗?我的车子上有哦,我们一起吃好吗?”如果……“cottagecheese”等於白色恶魔的话,他一定会知道……但结果,却让人失望──皮尔深一脸平静的点点头。看来……cottagecheese还是不那麽容易就能解开啊…………“那你等我们一下,我们去拿来给你吃,好吗?”维深对他说。在他认可的点头之後跟我一起走出那个房间。“看来,只能先了解一下黑钥匙和白恶魔的关联是什麽了……”一关上门,我就对维深说。他皱著眉回望我。“你确定你能在他不安定的情况下问到什麽?这跟普通的逼供不一样,他要是情绪过激,我们就什麽也问不到了。”“他的情绪过激也是一个问题吧?”我反问。“喂,你们怎麽就这样了?”此时,韦恩的声音插了进来。我跟维深一起转身望了他一眼,然後都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为了他那脸傻傻的愣样。“大警官,快点去买盒白奶酪来,这样我们才好进去把下半场打完。”我对韦恩说完,就跟维深一起大笑起来。而韦恩,也一脸不明所以的去吩咐下属去买东西…………原先的混乱,开始有了初形。到最後,这幅四散的拼图,到底会呈现一副什麽光景?…………

会议强调,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强化改革思维,坚持问题导向,以“不进则退”的赶超意识和拼劲干劲,打造一流营商环境,坚决落实推进现代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出新出彩政治任务。要以指标优化整改深化营商环境改革。大力推进革命性流程再造,着力提升集成改革成效,实现精简环节、优化流程、缩短时间、减少费用。要以服务保障加快复工复产促进营商环境改革。围绕强化降本减负,落实好减税降费、租金减免等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围绕强化科技赋能,充分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提升营商环境智慧化水平。要以过硬作风落实营商环境改革。夯实层级责任,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

,,一句玄机解一肖

Powered by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